首页 社会新闻

登上国庆观礼台的环卫工

2019-12-27 13:28 新华网

2019年11月3日,王立峰在检查环卫车辆的液压系统。本报记者尹平平摄

国庆70周年阅兵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
站在天安门观礼台上,王立峰踮起脚、伸着脖子使劲向东长安街望去。

他真没想到,最先经过天安门的,既不是三军仪仗队,也不是新型武器的方队,而是11辆环卫机扫车——在阅兵正式开始前,把长安街再清扫一遍。

这是王立峰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了。开车扫马路,是他和同事们干了二十几年的工作。

在盛世庆典的庄严时刻,这些缓缓驶来的机扫车,让他内心激动不已,颇有自己队伍最先接受检阅的自豪感。

“你别看它们开那么慢,每辆车都有两个发动机……”他向每一辆驶过的环卫车行注目礼后,忍不住跟身边的观礼代表,介绍起环卫机扫车的各种功能来。

国庆盛典已过去两个多月了,王立峰回忆当时的场景,心里仍有一种东西冲撞得很。

“去现场看阅兵,跟在家看电视真不一样。尤其一起唱国歌时,感觉浑身都是力量!特别那个什么……”回家跟妻子曹福燕讲起天安门现场观礼的感受,王立峰有些语无伦次。

“就是激动得想哭,还不好意思直说啦?”妻子笑他嘴笨,“你多跟儿子说说,别看咱住这地方挺憋屈,爸爸工作干得好,照样能上国庆观礼台看阅兵……”

 从菜户营桥下到国庆观礼台上

王立峰的家,住在北京二环菜户营桥附近。所谓的家,就是一个简易活动板房。里面只有十平方米左右的空间,床就占了一半。除了冰箱和一套儿童书桌椅,再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了。

这种活动板房隔音性差,附近立交桥上呼啸而过的车流声,始终萦绕于耳。这是王立峰家的日常生活背景音乐。为了能离单位近点、再近点,便于一旦工作有需要,就能尽快赶到现场,已成为他选择住处的条件之一。

用蜗居来形容王立峰的家,一点也不为过。即使这样的住处,若是没有单位帮助,也不是轻易能解决的。

“没觉得吵,早就习惯了。”王立峰说起来很知足。今年,是他来北京当环卫工人的第21个年头,这已经是他住过最好的家了。

王立峰上班的地方就在菜户营桥下,一个停放环卫机扫车和水车的院子。北京地杰机扫保洁服务中心(下简称“地杰中心”)的部分环卫作业车就停在这里。

不仅菜户营桥下,还有紫竹桥下、鼓楼桥下……地杰中心110多辆环卫作业车,都停放在这些立交桥下。

王立峰是车队队长,负责车辆维修和保养。他干活既不在屋里,也不在车里,而是在车底下。王立峰人虽瘦,手指却很粗,总难免有油污。

记者跟随王立峰采访一上午,眼见他不停钻到一辆辆环卫作业车下面,挨个摸查水管有没有排净。隆冬的北京,水管里残留的水,到了夜里就会结冰,把水管冻裂,所以一滴都不能剩。

如今的环卫工人,早已不像人们印象中的那样,扛着大扫帚、背着铁背篓扫大街。大多城市主干道路的保洁,主要靠环卫工人驾驶各种机扫车、水车等环卫车辆来完成。

“我们干活,都是干在人家看不见的地方。”王立峰所在的地杰中心,负责整个北京市西城区主要道路夜间机械洗地和冲刷作业,同时承担冬季扫雪铲冰任务。

每当夜幕降临,人们钻进温暖的被窝准备睡觉时,地杰中心的环卫工人们却上班了,一遍遍开车冲洗马路。天气预报,说未来几天要降雪。一旦赶上下雪,他们就要抢在凌晨三四点前,把路上的冰雪清干净,保证市民当天的出行安全。

环卫作业车属于特种车辆,维修和保养内容复杂又细碎。不光车型庞大,内部构造更为复杂。不少车辆有两个发动机,还有特殊的液压系统、洗扫系统和改装系统。用于极端天气扫雪铲冰降尘的环卫车,复杂程度堪比变形金刚。环卫作业对车辆的损耗大,也提高了维保的难度。

一个闸门方向都不能错,否则车辆可能因为耗电自燃。如此庞然大物自燃,其危险性可想而知。假如液压油管出现一丝裂缝,有可能将油渍喷洒到马路上,造成行驶车辆打滑引发交通事故。这并非国庆70周年的特殊保障要求,而是每个昼夜的日常规定。

修车,动手就是钱。起初,环卫作业车辆的发动机,都要返回厂家维修,修一次要花一万多元。王立峰带领同事们自学发动机维修保养技术,将所有发动机改为自修保养,维修成本每台4000元。仅此一项,每年为单位节约经费开支7万元。

后来,他带领同事以保代修,把更多精力放在日常保养上,让车的故障率降到最低。人力虽然投入多,但不像维修要花那么多钱,车况也好了,不会动不动就坏在路上。

王立峰开过环卫车,又会修车,更清楚司机们需要什么。通过对车辆进行部分改装,让车更安全、方便、高效,还省钱。逐渐单位从上到下,包括西城环卫其他兄弟单位的同行们,都对他心服口服。

王立峰家里的加湿器、电烤箱、面包机,包括被子,都是他参加业务技能比赛得的奖品。妻子曹福燕都被“惯坏了”,甚至容不得他得第二名。“我还想要微波炉,家里还缺个洗衣机,你再参加比赛给得上吧。”“你以为那么容易呐!”王立峰乐了。

在所有奖励和荣誉中,最让王立峰感到自豪的,当属今年十一受邀去天安门观礼国庆70周年阅兵。

“正式阅兵前,环卫机扫车出来的那一刻,我真特激动。我们的工作就是开车、修车、扫马路,平时干的时候不觉得什么,到了这个场合,我感觉我们的工作太重要了!”

王立峰告诉记者,群众游行的“美好生活”方阵走过广场时,他看到了穿着环卫制服的同行们,“感觉来北京打工这么多年,给首都做的工作得到了认可”。

从河北农民到北京市民

王立峰没想到,自己一个外来务工的农民,能有机会登上天安门观礼台。更没有想到,身为张家口市崇礼县的农民,自己来北京打工十几年,竟有资格拿北京居民户口。

1993年,17岁的王立峰来京就在居庸关修长城。当时他什么技术都没有,只能做小工,一天挣10块钱。干了两三年,又攒钱考了大货车驾照。1998年,他进入北京的环卫系统当司机,开车扫马路。

王立峰的上班时间,从晚上9点到早上5点。扫马路的车不能开快了,时速始终保持在20公里以下。一宿一宿地熬,一点一点地挪,有几次,王立峰困迷糊了,不知道自己怎么把车从菜户营开到长安街的,想想就后怕。

当时的作业条件远不如现在。环卫机扫车没有空调,夏天一身一身出透汗,司机工作服上都有碱花;冬天穿一件军大衣,再披一件,也熬不过北京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夜,再壮的司机干一宿都手脚冰凉。夜里如果车辆出现问题抛锚,只能找还没关门的饭馆,借电话打给单位求援。

2004年结婚后,王立峰和妻子在西直门附近租地下室住。生活条件极差,家里只有一张单人床,开门就上床,“说难听点像棺材一样”。

一次单位领导有事上门找王立峰,开门看到他家的条件,一句话说不出扭头就走了。第二天,实在看不下眼的领导,开始着手给王立峰想办法解决宿舍。

单位解决宿舍也是一时的,经常因为种种原因,宿舍不能常住。他们求亲戚帮忙,隔三差五就得搬家。曹福燕告诉记者,她和王立峰结婚15年,搬了13次家。儿子出生前,他们几乎没家当,每次搬家骑一辆自行车就搞定了。

这段时间,小两口日子过得特别艰难,两个人月薪加起来才一千多元。算上房租和日常开销,他们不仅没攒下钱,结婚时双方父母给的钱,也差不多贴补光了。

生活这么波折,工作还能踏实干下去吗?

能。王立峰说,他没有别的指望,只有玩命干。

为此,他苦练车技,高三米四、宽两米五、长九米多的除雪车,安装上扫刷等设备,只需1分32秒,他就能倒车开进两侧仅比车宽一拳左右的车库。

大约2004年,王立峰被提拔为维修班班长。过去只开车,当班长又要修车,又要管人。他不擅长修车,维修班有工友不服气。他就吃住在单位,白天晚上跟各种师傅学、看书学;抢活干,谁叫都干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一点点积累。

单位也给他的学习创造条件,支持他学电焊、电气焊,推荐他去北京市总工会职工大学读大专,还几次送他去环卫特种作业车制造商中联重科学习。“淘汰你的人,不是你的竞争对手,而是你自己”。王立峰一直牢记在中联重科学会的这句话。

王立峰打心底里喜欢车。凭借精湛的驾驶技术和车辆改装技术,他先后获得北京市西城区群众性经济技术创新工程优秀成果奖、北京市西城区环境卫生服务中心(下简称“西城环卫”)的技术革新奖,连续三届获评西城环卫职工职业技能比赛的“技术状元”。

为了改善生活条件,他也曾想过离开环卫工作,可单位又教自己学东西,又帮家里解决生活问题,这么走了过意不去。就这样一直干下去,干到领导换了几拨,车都报废了三批。

2010年,王立峰当选北京市劳动模范,2014年又荣获北京市青年五四奖章。“真没想到,我一个外地来的农民工,受到这么大重视。”王立峰感慨。他想请同事领导们吃饭庆祝,大伙儿说心领了,奖金不多,让他留着贴补家用。

还有什么可说的?王立峰把奖状奖章往柜子里一塞,接着干。无论是车辆的维修保养,还是单位的暖气水管崩了,不管是早上5点,还是夜里2点,他都随叫随到。

今年,王立峰达到了北京市积分落户的条件。“咱就要从张家口农民变成北京人了?”妻子曹福燕得知这个消息,激动得打哆嗦,“儿子上学问题,是不也能跟着解决了!”

儿子受教育的事,一直是王立峰夫妻俩最大的心病。2013年儿子出生后,王立峰工作加倍努力不说,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,想想儿子,总能咬牙挺过去。

“过去有时也想不明白,就这么干也剩不下几个钱,究竟图个啥?现在不一样,我付出的所有主要是为了他。”他说。

儿子到了上学的年纪,由于户口原因,入学费了大劲。从不求人的王立峰急得不行,找单位领导帮忙,领导又帮着找街道。大伙儿想尽办法,终于把儿子送进新街口附近的一所小学。可小学念完怎么办?王立峰也不知道。想起来就愁得抓头发,头发都稀了。

数着攒着,够了落户北京的积分。王立峰也高兴,“其实户口主要是为孩子。有了北京户口,他就能一直在这儿念下去。我不能把他送回老家当留守儿童。一家人要在一块儿!”

然而,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。虽然有落户的资格,可他们在北京没房子,户口落在哪儿呢?“就像考大学似的,费了半天劲考上,没钱念。”王立峰苦笑,“生活总是这样,一个坎儿接着一个坎儿。”

王立峰盼着儿子能在北京一直念书,也隐隐有些担心,怕因为自己是一名环卫工人,儿子被同学们看不起。有时临时接到拖挂移动厕所车的任务,他从不告诉儿子自己去干嘛。

儿子有个小伙伴,两人天天在菜户营桥附近的金中都公园里玩。一次无意间聊天,王立峰得知这个孩子爸爸是牙医,妈妈在外企,夫妻俩月薪加起来近十万。他听得直嘬牙花,现在已经是他和曹福燕结婚以来最有钱的日子了,俩人月薪包括兼职加起来才一万多……

一天儿子放学后到王立峰的办公室玩,不知怎么地,把他的奖状翻出来了。“怎么这么多呀!”孩子坐在地上就开始数,“一共36本!爸爸,你真棒!”

儿子的赞叹让王立峰心里放松了些。“将来你一定要比我得的多,比我强!”他对儿子说。

王立峰给儿子起名叫“成栋”,成为栋梁,对他寄予无限希望。现在栋栋只要到爸爸办公室,第一件事就是数一遍那些奖状,再给爸爸展示自己作业得到的优秀印章,让爸爸也数数自己得了几个。(记者 尹平平)

责任编辑:骆陇霞

bifa88官方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bifa88官方网站”或在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兰州日报社和bifa88官方网站所有。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bifa88官方网站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bifa88官方网站”并且不在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"稿件来源"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:“bifa88官方网站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bifa88官方网站联系。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